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亚太研究 ->>
亚太地区共同描绘教育蓝图

 亚太地区共同描绘教育蓝图

本报记者 张东

      “我们认可实施《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2016-2030》的进展,并欢迎其《行动计划》指导我们的工作,以提升亚太经合组织地区的素养、创新与就业。" 2017111011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越南崛港举行,亚太经合组织高官会审议通过了亚太地区第一个面向2030教育发展蓝图的行动计划,亚太经合组织联合部长会发布了包含这句话的《联合部长声明》。

      《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2016-2030》是亚太经合组织成立以来首个教育领域的愿景规划文件。中国在这项关于整个亚太地区教育、经济和社会发展战略及其行动计划的倡议、商定和出台过程中,不仅仅是一个参与者,更是一个协调者和引领者。

    那么,在中国的倡议和牵头之下,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经济体如何通过讨论、协商,达成这一广泛合作、多赢的目标性文件及其具体行动计划?记者近日采访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交流处处长、亚太经合组织人力资源发展工作组教育网络协调人王燕,请她来讲述这份文件酝酿与出台的故事。

    记者:《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2016-2030》由中国首倡,您作为亚太经合组织教育网络协调人,能否介绍一下它的背景?

    王燕: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在中国北京召开。作为“东道主”,中国在这一年取得了很多成果。2015年,我开始担任亚太经合组织教育网络协调人。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世界的变化日新月异,亚太地区也面临许多新问题和新挑战,教育也有必要彼此借鉴、协同发展。在2015年菲律宾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教育网络年会上,中国提出了“教育战略”的倡议,得到了成员经济体的积极响应。

    作为亚太地区一个重要的经济体,中国近年来在教育领域的改革取得了很大进展,无论是入学率和升学率,还是教育规模和质量方面,因此,中国有能力,也有责任提出这项倡议。

    2016年,经过一年多的酝酿、研讨和磋商,《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2016-2030》经第六届亚太经合组织教育部长会议审议通过,并纳入2016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声明》。我们鼓励各经济体依据《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所确立的原则开展合作,促进亚太区域内的教育发展。该战略明确了构建一个强大而富有凝聚力、以包容性和优质教育为特征的亚太经合组织教育共同体的途径,以此支撑可持续经济增长,增进社会福社,提升职业素养,加速创新,增加就业。

    2017年年底,《亚太经合组织教育战略行动计划》经亚太经合组织高官会审议一致通过,并写入了《亚太经合组织联合部长声明》。

    记者:在您看来,为什么亚太经合组织需要教育战略?教育,对于亚太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来说,有何重要意义?

    王燕:亚太经合组织成员面临着很多共同的问题与挑战,例如,21世纪素养是大家共同关切的问题,创新是所有经济体的追求,而青年就业也是很多政府关注的问题。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在亚太地区,各个经济体需要集思广益,将教育改革发展的思路、经验和观点融合起来,共同推动整个地区的教育发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有助于推动亚太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

    因此,经过多轮商讨,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形成共识,将提升公民素养、加速创新、提高就业能力作为亚太地区教育战略的总目标,努力推进亚太地区的教育改革,希望到2030年建成以包容和优质为特色的教育共同体,为可持续性经济增长以及所有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的社会福社与就业提供支撑。

    记者:作为亚太经合组织教育网络协调人,您的具体工作是什么?

    王燕:教育战略关系整个亚太地区所有经济体的共同未来,在该战略和行动计划制定的过程中,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中国、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秘鲁、菲律宾、俄罗斯、新加坡、泰国、美国、越南等21个成员经济体都参与了起草与修改,而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NESCO}、世界银行(World Banl}),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以及环太平洋大学联盟CAPRI)等国际组织的代表也贡献了各自的观点、经验和建议。作为教育网络协调人,我的工作是召集成立工作组与咨询委员会,组织并主持会议、听取意见、总结观点,协调各方起草并修改教育战略及其行动计划的内容。

    在这个过程中,各个经济体和国际组织的代表就亚太地区有关素养、创新与就业的问题和挑战进行了深入研讨,例如,如何更好地强化质量保证体系、资格框架和技能认证;如何加强跨境教育和学术人员流动,拓展不同教育阶段和领域之间的个人发展通道;如何促进教育现代化提升公民素养;如何增加教学过程中教育技术的使用;如何促进教育教学实践中的科学、技术与创新;如何加强政产学在研发和创新方面的合作,加速创新;如何促进政府、学校、企业与其他教育培训利益相关方的合作;如何培养以就业与创业为导向的21世纪素养;如何促进从教育到就业的过渡等。

    记者:在历时三年的过程中,您觉得最困难的工作是什么?

    王燕:因为教育战略和行动计划的起草工作涉及亚太经合组织各个经济体不同的视角、出发点与期望,所以每次会议并不是各经济体简单的观点陈述,会有不同的意见,甚至是很激烈的讨论,有时会议一直持续到深夜。从文件的初稿到最终成形,其间经历过多轮的会议、讨论、修改、论证、表决等。

    这是一个复杂而又细致的工作,需要分析并综合来自发展程度差别很大,文化背景、教育与管理体制也有所不同的经济体的意见和建议,还要遵循亚太经合组织的工作规则,而且,工作语言是英语。这些复杂的现实情况交织在一起,很容易导致问题的产生,使工作遇到困难,但是最终还是实现了预期目标。

    记者:对于中国、亚太地区甚至整个世界的发展来说,亚太经合组织的教育战略和行动计划有何意义?

    王燕:一个国家在教育上的国际地位体现在能发挥什么样的引领作用。对于中国来说,这次教育战略和行动计划的提出和制定,是我们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的体现。

    从教育的角度来讲,通过这样的一次尝试,我们能够把握亚太地区的最新动态和未来规划,在长期的交流与合作中,亚太经合组织各经济体也可以学习彼此应对教育发展问题和难题的政策和成功经验。

    希望并相信在提升公民素养、推进创新、增加就业等方面,教育战略和行动计划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

CopyRight@ ManBetX万博体育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